您好!欢迎来到渭南市摄影家协会官网。
渭南市摄影家协会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在线影展

已到第一张图片了。

重新播放

已到最后一张图片了。

重新播放

党太合《又闻故乡织布声 》

发布者:党太合2016-3-16 10:33:42
支持键翻阅图片
|我有话说|列表查看
1/5
初夏,回了一次故乡。不意中发现对门兰姐屋子里机声唧唧。这既熟悉而又陌生,一声声铿锵而有节奏的织布机的响声,使我万分惊异起来。 带着好奇的心情,我走进了兰姐气派的高门大院。门房下,兰姐腰里系着皮带,自如地搬动着绳框,熟练而迅速地穿送着梭子,节奏灵活而又协调。这织布机显然是从尘封了几十年的偏僻角落里翻腾出来的,又被重新安装起来,样式亦然古老。在兰姐的操作下,那一根根经纬疏密相间的棉线,在她灵巧的手中迅速变成了一卷别致的土布,由此复苏了我早已淡忘了的儿时的记忆。那是我小的时侯,祖母常坐在织机上,用她勤劳的双手,编织着质地粗糙的土布,一丝一缕凝结着祖母昔日的朴素与艰辛。童年的夜晚,走在村里的巷道上,总能听到织布机声,“咣当,咣当”很有节奏感。当时对妇女的评价,其织布的速度和织出布来的花样是一个很要紧的标准。于是,女孩子早早就会被母亲教着学习织布。织是最后一道程序,先前还有纺、络、浆、经、印等过程。除了纺线、络线、浆线和织可以自己完成外,其它每道工序都需要别人帮助才能完成。而在我印象中最常见的是炕头上的纺车,夜夜的梦大都是在祖母纺线的“嗡嗡”声开始,又在这“嗡嗡”声中结束。 几十年过去了,那个时代的祖母们已经作古,随着时代神速的变迁,纺织科技有了飞速的发展,各种质地花色时尚的布料,充满了繁荣的现代化市场。最大限度地满足着人们的需求,装点着多姿多彩的绚丽生活。那些古老而落后的家用织布机,大都被毁当作燃柴填进了灶台,但还有个别的细心人将它当作历史保留了下来。然而,为什么这种古老而落后的织布机,今天却重新受到了青睐,并如此风光的派上了用场?是怀旧?还是反扑归真? 我和正在织布的兰姐攀谈起来,她停下手中的梭子,拘谨而略显羞涩地笑了笑说:“如今社会发展了,人们的生活水平提高了,那还有谁穿土布。只是用现时的布料做展扑(灶房用的抹布)不好使,以及老了人用土布做孝布比较传统庄重,因此没事就织织布,给娃们留点作念”。 我听了惑觉是这样的。在漫长的农耕时代,纺纱织布,是农家女施展本事的舞台,土纱土布,有着悠久的历史。过去常说男耕女织,就是男的种田,女的在家纺纱织布。过着“三十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那种怡然自乐的田园生活。在我们这一辈人的记忆中,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农村人身上穿的衣、床上铺的床单和盖的被子、脚上穿的布鞋、小孩子背的书包、外出挎在胳膊肘上包袱用的布,全是农家女用木制的织布机一梭一梭地编织出来的。是女人们织着生活,编织着未来。所以古代文人墨客有, “唧唧复唧唧,木兰当户织, 不闻机杼声,惟闻女叹息”和“车转轻雷秋纺雪,弓弯半月夜弹云”, 反映女子即将离别父母那种幽怨凄婉惆怅的思绪和农家女巧手纺纱织布美丽画卷的诗篇。忆往昔,熟悉的织布机声,声声入耳;经纬棉线,线线相连。勤劳的中国母亲们,用一双大手,是一双粗糙、皲裂、苍劲的手,又是经常带着洗不去的染料、五颜六色的手,编织了生活,编织了梦,也编织了一个又一个灿烂的明天。 我想了想,便借题发挥地说:“这织布是不是还可以激发后辈人艰苦奋斗、自力更生的精神呢?”。兰姐立即接道:“你说的真对,让青年人多想想过去的艰难,就会更加珍爱今天的幸福生活真是来之不易。现在的婆娘,啥也不想,只知道做饭、生娃、养娃、侍侯老公,过着昏昏噩噩平庸的日子,有啥意思”! 兰姐一番不俗的谈吐,让我从她的身上,看到了这位将迈入古稀之年的农村女性,在改革开放的社会变迁中,不断的进步与觉醒,追求与抱负。随着农村生活条件的改善,手工纺花织布这种原始布料加工方式已退出了生活的舞台。可如今“返璞归真”,销声匿迹了20多年的织布机又出现在老家村子里,聆听着“咣咣”的悦耳声响,目睹着“唧唧复唧唧,农妇当户织”的真实场景,不禁感慨万千,拿起相机拍下了这巩怕再也难以见到的影像。 走出兰姐家,感到那一座红门里传出来的清脆而响亮的机杼声,更加悦耳动听……
 
上一个
下一个
 
  • 党太合《又闻故乡织布声 》(1/5)

  • 党太合《又闻故乡织布声 》(2/5)

  • 党太合《又闻故乡织布声 》(3/5)

  • 党太合《又闻故乡织布声 》(4/5)

  • 党太合《又闻故乡织布声 》(5/5)

  • 党太合《又闻故乡织布声 》(6/5)

摄友点评
暂时无人回复,快来强沙发!
客服热线:QQ群159154618 咨询热线:
版权所有:渭南市摄影家协会